• 政务网
  • 微信
  • 英文版
  • 专题
面朝大海 心暖花开
阳光海口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资讯
 
“海口号”征战朗姆路航行日志 预计明晚抵达终点

  11月25日晚间,“海口号”如若不出意外将抵达2022年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帆船赛终点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海口号”与船长徐京坤从11月9日深夜起航后,开启了一人一船跨越大西洋的征程,航行3542海里,一路上遇到了风暴、渔网等等困难,但他们经受住了考验,如今在信风里以15节到20节的船速在大西洋上驰骋,奔向终点。


“海口号”在大西洋上航行

  徐京坤是自朗姆路1978年创办以来首个入选的中国船长,“海口号”是首支参赛的中国船队,他们通过本次比赛向全球游客展示了海南自贸港核心区和现代化国际化新海口的独特魅力,向世界展示海口这座开放融合国际风尚、开放拥抱世界的新都市。

  11月24日是“海口号”征战朗姆路的第15天,让我们翻看“海口号”的航行日志,看“海口号”如何在大西洋乘风波浪,如何化险为夷......

  DAY1:“海口号”踏上朗姆路跨洋征程

  北京时间11月9日21:15,四年一届的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帆船赛从法国布列塔尼圣马洛港正式起航。由于受主帆连接件故障影响,中国梦之队“海口号”起航延迟,于北京时间9日23:45正式通过航线,开启跨大西洋征程。


徐京坤船长携“海口号”乘风破浪

  起航后,徐京坤通过录制视频与网友们分享海上的情况,赛船受到渔网困扰等挫折,徐京坤在断网前发布的视频里说:“我们遇到了一些小问题,没什么可说的,这就像是生活,我们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挫折,遇见各种各样的意外状况,但是这不能阻挡我们的脚步,我们依然会前行,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带着我们的赛船,‘海口号’顺利抵达瓜德罗普,完成本次航行。加油,‘海口号’!”

  顺利起航后,徐京坤已携“海口号”正式进入加速模式,已追到中游。徐京坤即将面对西线低压大风航线,或者南线中风顶风航线的抉择。

  DAY2:“海口号”迎来两轮冷锋的挑战

  第二天,“海口号”以11.5节的航速在大西洋中平稳航行,船长徐京坤和“海口号”迎来两轮冷锋的挑战。


“海口号”在大西洋上航行

  起航延迟的“海口号”,一路加速追上了大部队,寻找良机追上第一集团。在比斯开湾,这个被称为全世界唯一比合恩角更难航行的海域,“海口号”左舷被大量class40挡住去路,徐京坤在午夜找准时机回到西南航路,让“海口号”处在无风区外延边缘。在这样中等的海况里,徐京坤终于吃上了起航以来的第一顿饭,还小睡了一会儿。

  从法国布列塔尼圣马洛港起航以来,“海口号”遭遇了不少困难,J2前脚缆绳断裂、右舷液压发电机不工作、J2破损,徐京坤不断在修复。要到达终点,前行的路上还有太多太多难题等着徐京坤和“海口号”。

  DAY3:“海口号”像一匹野马

  冷锋如推土机般从大部队西部席卷而来,无人得以躲藏。第一轮锋面不过30多节,“海口号”轻松应对,第二轮锋面尤为可怕,在尚未到达“海口号”所在海域之前,就已经一条又一条的传来噩耗。


徐京坤在“海口号”驾驶舱

  “三天以来,一直保持着这样高强度的运动量,真的是筋疲力尽。连续的强风让‘海口号’变得很难控制,像一匹野马。”徐京坤说,“我不敢睡觉,尽管食物包就固定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但是我实在没有兴趣和气力打开它。每天换太多次帆了,每次换完,我都不得不坐下来歇一会儿让我的手脚恢复知觉。”

  DAY4:“海口号”驶向西部风暴区

  此前的24小时里,徐京坤一刻不停地在升帆、缩帆、调帆,30节迎风在船舱工作绝对不是一件宜人的事,“当时我很紧张,又很亢奋,拍着‘海口号’说,坚持住伙计!我们一定能闯过去!最终大风过去,我和‘海口号’安然无恙,我们又一次化险为夷,抓到了西风顺利南下。”徐京坤说。


“海口号”征战朗姆路

  徐京坤决定与“海口号”往西去寻找风暴,南下虽然很安全,但6节以下的微风,可能被困住两天,西行虽然可能遇见60节以上的阵风,以及四层楼高的海浪,但有机会在亚速尔附近寻到通往信风的路。据介绍,信风带的风向很少改变,被航海学家们评为信誉度很好的“贸易风”。

  徐京坤选择西行的10个小时左右将穿越锋面,期间到底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这就是离岸赛,一切都充满未知数;这也是徐京坤和“海口号”的探险精神。

  DAY5:“海口号”5天经历3场风暴

  “海口号”从大西洋传来好消息,徐京坤再一次将“海口号”带出风暴。5天3场风暴,让徐京坤对掌控“海口号”这条IMOCA赛船更有信心,双方默契指数也在航行中持续上升。他们将继续在2022年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帆船赛中乘风破浪,向着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前进。

徐京坤与“海口号”合影

  经历连日的逆风逆浪、三次穿过风暴,徐京坤终于做了一件让自己很幸福的事情,就是决定换身干燥的衣服。换上新衣服后,徐京坤将驾驶“海口号”继续南下去亚速尔寻找信风,“穿过风暴,终究是让人愉悦的,亚速尔在眼前,信风快来了,瓜德罗普岛还远吗?”徐京坤说。

  DAY6&7:“海口号”收到许多惊喜

  航行一周后,三条超级三体船陆续到港,夏尔船长驾驶的罗斯柴尔德赛队的Gitana创造了该级别的新纪录6天19小时47分25秒。而“海口号”继续在大西洋的海面上行驶。信风即将来袭,“海口号”将加速起飞。


“海口号”收到满满祝福

  这两天,“海口号”收到许多惊喜的礼物,如法国布列塔尼的孩子们发来祝福视频,青岛市民80多岁的袁福夏老人写诗送祝福,以及世界各地网友发来的邮件、短信、留言等等,为“海口号”加油助威。

  DAY8:“海口号”摸到信风

  这是里程碑式的一天,“海口号”彻底摆脱了北大西洋的一轮又一轮的低压风暴,正式跟信风汇合。


徐京坤爬上舷外撑臂

  徐京坤准备从船舱里拿出久未露面的大三角帆,让自己的赛船在大西洋的高速路上飞翔起来。而在此之前,他不得不爬上舷外撑臂去解决一个断裂索具的问题,在高速行驶的赛船上保持平衡单手完成操作,这并非易事。


“把烦恼丢进大西洋”活动读者的来信

  在航行中,徐京坤阅读了“把烦恼丢进大西洋”活动读者的来信,这个活动由海口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与徐京坤、新世相共同发起。出发前赛队小伙伴把选出来的一部分烦恼抄在了可溶环保纸上,让徐京坤带上“海口号”,徐京坤将这些烦恼丢进大西洋,希望海洋真的能带走大家的烦恼。

  DAY9:“海口号”步入大西洋高速路

  航行的第九天,“海口号”再次从大西洋传来喜讯,徐京坤抓到了信风,升起了大三角帆,“海口号”正向着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极速前进。


徐京坤与“海口号”船舱

  赛程已过半,久违的信风却仍然很不稳定,从5节到25节的游弋,并非阵风,而是风本身就是这般扑朔迷离。不过,这已是开赛以来难得平静的一天。

  趁着难得的平静,徐京坤不但给自己洗了澡,刮了胡子,换上了夏装,还顺便把“海口号”整个船舱都清理了一遍,一路积攒的小问题全部修好。徐京坤和“海口号”正在给最后的航程“充电”,期待早点抵达瓜德罗普岛。

  DAY10&11:“海口号”极速前进

  “海口号”以实时航速16.8节在大西洋上航行,距离2022年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帆船赛终点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还有1100海里。

徐京坤与“海口号”

  虽然已经进入信风,但今年信风的蛇形走位非常诡异,会时不时的来一个小山坳的小风区让人闹心。徐京坤和“海口号”正向朗姆路的终点瓜德罗普岛冲刺,一路上或将面临不少挑战,密集的渔区、无奈的风影区等等。但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静候徐京坤和“海口号”突破重重难关,顺利抵达瓜德罗普岛。 

  DAY12&13:“海口号”飞向瓜德罗普岛

  “海口号”在船长徐京坤的操控下,找回了自己的航行节奏,船速在15节到20节之间徘徊,“海口号”在海面上演奏一曲流畅的乐章。目前,“海口号”距离2022年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帆船赛终点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仅剩700多海里。

“海口号”飞速前进

  徐京坤收到了很多朋友发来的信息,他们表示,他们已在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的阳光下迎接“海口号”抵港。

  “我得加把劲儿,让‘海口号’飞得更快一点。”徐京坤在离岸的第13天,十分期待尽快抵达瓜德罗普岛,沐浴当地的阳光,向全球游客展现“海口号”的魅力。但在这之前,徐京坤还要突破密集的渔区等难关。我们静候“海口号”从加勒比海传来好消息。

  截至发稿,“海口号”仍在大西洋高速航行,预计将于11月25日晚间抵达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

  本届朗姆路共有来自全球的137支赛船参加,该赛事是目前世界规模最大、水平最高、关注人群最广的单人跨洋顶级赛事。

 
时间:2022/11/25
来源:海口市旅文局
 
返回上一页
 
指导单位:海口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  主办单位:海口阳光旅游信息与文化传播中心
电话:0898-68723592
琼ICP备19003582号 琼公网安备46010502000334号
指导单位:海口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
主办单位:海口阳光旅游信息与文化传播中心
电话:0898-68723592
琼ICP备19003582号
琼公网安备46010502000334号